当前位置:广州鑫琦电子有限公司 首页资讯草木结霜
草木结霜
2022-09-23

作者:鲍尔吉·原野 来源:《意林》

草并不知道,秋天,它们要披上白霜的铠甲。

草出生之后被称为青草,它们身穿绿衫在天涯奔跑。

草在绿里安家,绿色的脉络里有水渠和马路。草的叶子既是肉身也是房子,自己住在自己身上,不假外求。这一点比人强多了,自由从此诞生。春天起,草一直生长。它早上还是夜里长?草什么时候都在长,如同听过“草活一秋”的咒语。人的一生如果只活三个季节,他一定拼命生长,而不去打麻将喝酒看电视剧。草所做的只是生长,它只会生长,那就一直生长。草不悲观。悲观是干什么?是跟自己作对吗?大凡生长者都不悲观。当你无选择地置身足以悲观的处境里面,先要剔除悲观。我相信草在短短一生看到的东西比人一生看过的更多。

秋天到了,草停止生长。草长了一生也不过一巴掌高。它们站立不动,一如等待判决。它不知是谁、是什么不让它们继续生长,是立秋白露还是欧阳修的《秋声赋》?自然界,不生长就意味着凋亡。但草不知道什么叫死,太阳照耀它,雨还在下,土地还有许多地方没长草。草离开此世,世上似乎什么都没少,草没有草的遗产,没有草的车辆和文字。只不过,没有草的土地露出了土地。草站在秋天的驿站张望等待,这时候五谷丰登,果树挂满亮晶晶的水果取悦人类。草在告别,一身之外一无所有,甚至发不出一声鸟鸣来辞行。

草叶等待霜降。霜降之前,天要下上几场雨,为霜准备原材料。土地变成一片烂泥之后,白霜從天而降,于子夜,于星星全体明亮之时,草换了衣装。它们白衫白冠,凛然发亮。这是要出征吗?每一根草都像一位士兵,披着亮甲,茎叶有如银枪。

白霜冻不死树木与河流。它之降临,只为让草退场。从此,大地长出一层迷蒙的金羊毛,曰枯草。在落日边上,枯草看上去像血流遍地,像炭火暗燃,像鲜艳的毯子。草一生未走半步,却早把种子送往四面八方,换来成千上万条命。于是,枯萎的草仍然优雅,在冬日越来越近的夜晚,它们披挂白盔白甲,而后在阳光下卸妆。

跑步时,我见到北陵后面结霜的草。结了霜的草似乎比原来高了。它们好像刚从西伯利亚回来,好像在卸车,好像张着睫毛。我放缓脚步并庆幸我还没结霜——跑过这些草的身旁。在近于黝黑的松树下面,霜草如同下了半场雪,比夏天在松树脚下环绕的雾气更白,却不像雪那么呆板。太阳出来的时候,草叶上没有一滴水,依然干净。

(本文入选2019年四川省宜宾市中考题,文章有删减)

鲍尔吉·原野:著名作家,著有《草木山河》《百变人生》《不要和春天说话》等数十部作品。其作品《流水似的走马》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散文杂文奖。

意林:近年来,语文阅读水平对学生的语文成绩影响越来越高,对此,您有什么看法或者建议吗?

鲍尔吉·原野:一个人无论学文科和理科,你应该有一个起码的素养,这种素养叫语文能力。语文能力不光从语文老师那里来,更多的是从阅读这里来,提升语文阅读水平是一件大好事。

意林:您的文章小中见美,小中见真,小中见大,而这恰巧是学生写作所欠缺的,写好心灵感悟类的文章的要点是什么?

鲍尔吉·原野:我比较赞赏朱光谦先生的一句话,他说小的就是美的。从小入手写文章,符合写文章的道理。

意林:对于中学生阅读,您有什么建议?

鲍尔吉·原野:我觉得可以从两条入手,一个就是大家都说的读名著。其次,广博性,人如果趁着自己少年时光读一读文学,读一点天文学,读一点关于海洋的书,关于山峦关于地质关于植物的书,你会受益终身。读书会让你一生感到幸福,让你的眼界开阔,你会在生活中看到体味到别人看不到和体会到的东西,这样的人生是幸福的。

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
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